您的位置:首页 >走进高平>高平故事>详细内容

【高平史话】:戏王赵清海

来源:山西高平 发布时间:2019-10-31 【字体:

  德艺双馨的上党戏王赵清海(1881—1939)是陵川县杨寨村人。他昆梆罗卷黄皆精 ;生旦净末丑俱能 ;唱做念打舞全优 ;手眼身发步都佳。赵清海成功的巅峰之地是高平,是高平东宅村的三乐意班成就了这位“宫调 泰斗”。他执掌三乐意班 26 年间使他的演艺走向了成熟,也是他演艺生涯 最为辉煌的时期,最后在高平的虸台山去世。

  东宅村在清代便有“北头秧歌南头戏”,只是没有专业的戏班子,似乎缺少了很多。于是家境富裕并十分痴迷上党梆子的村长李甲午和其结拜兄弟李五德,趁东宅村 1913 年农历九月庙会,专门请了赵清海所在的戏班到 东宅村来演出。此时赵海清已经是誉满上党的全套把式,这弟兄俩也是他 的“铁杆粉丝”。演出结束后,约请赵清海喝酒并商谈能否同创一个戏班, 谁知赵清海竟爽快答应。但 他提出了三个条件,也是后来三乐意班二十多年的行为 准则 :第一唱戏是高台教化, 寓教于乐,不能只为挣钱而办戏班 ;第二戏比天大,演员要为戏服务,不能本末倒置 ;第三舍得投入资金,注重管理。赵清海的这一行戏理念正与他们两个人的想法不谋而合,当场欣然应允。随即筹备资金,派人几下苏杭,订回了崭新的戏幔和行头,再加上原有戏班的戏箱,于次年三月初十东宅村庙会正式开 锣演出。从此,三乐意班在赵清海这个名气大、品德优的大牌演员领导下, 名气越来越大,不少名角欣然而至,台口不断,除了严冬季节外,一般很少停演。据说,那些富裕的大村,常常不惜代价,非东宅戏不唱。为了能唱上东宅戏,往往因此而推迟会期。赵清海年轻艺高,风华正茂,一天三 开演,场场不能离,晚上唱完本戏观众不走还得加搭出,戏价居上党各班之首,使之行戏二十多年一直享有盛誉,使上党梆子走向成熟和鼎盛。三乐意班声望日隆,也让一些人嫉妒。有一次,陵川县的双炉火村就同时请 三乐意班和另一个也具一定水平的戏班“打对台”,赵清海嘹亮而又婉转的 唱腔打动了观众,三乐意班自然取胜。从此,在上党地区又有了一句歇后语:“与赵清海打对台——实输!”而高平民间还流传了一段顺口溜 :“高平三 乐意,看了出火气。宁可三天不吃饭,舍不得误了一场戏。”

42f71405299c4a02af723dcc99c2ccc1.jpg

  赵清海是为上党梆子而生的,唱戏就是他的命。他对上党梆子无比热爱,执着追求,上党梆子有了他,才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使上党梆子整体水平迅速提升,逐步成熟和振兴,成为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占一席之地的 成熟剧种。

  一个优秀戏剧演员,必须具备“三好三会”即 :相貌好、嗓子好、身 材好、会唱、会做表情、会做动作。“三好”是天生带来,“三会”靠后天 培养。赵清海先天条件极其优越,后天又受严师教诲,苦练功夫,做到了 唱做念打样样俱佳,成为一代名家。他从艺 40 多年,除了青衣和花旦外, 其他各个行当俱佳,甚至到了炉火纯青,一般人无法超越。上党地区当时 有“看了东宅戏,上下都解气。误了秋收和种地,不能耽误群孩戏”的说法。高平人说 :“高平的黄梨清海的戏,水大味长无疤记。”甚至还有一位美女 公开宣称 :“不嫁老爷不嫁官,要嫁清海小掌班!”

  赵清海从善如流,博采众长,他对每一本戏,每一段唱、每一句道白都要反复琢磨,细心领会, 精益求精。他 在实践中学习 和吸收州底派代表人物郭金顺以声表意、 寓情于声、声三乐意班新戏首演地——东宅海神庙,选自《上党戏王赵清海》 情结合的优 点,又兼容了府院派代表段二淼唱腔挺拔高亢、字正腔圆、流畅自然的风格, 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特色,得到观众的青睐。

449645b708ee41ea92f1be7e449ac2e1.jpg

  赵清海十分注重对每个角色内心世界的把握。特别是能把同一个人物在不同的境遇中的不同精神面貌与气质展示给观众,使角色有血有肉、丰富多彩。他的演唱艺术精湛绝伦,不仅五腔俱会,而且能将五种声腔融会 贯通,巧妙运用,将昆腔的悠扬、罗卷的诙谐、皮黄的清丽、梆子的激昂, 十分和谐地融为一体。特别是他的皮黄,更加叫绝。他的嗓音深厚、音域宽、音量大、中气充沛、气发丹田,高腔低调运用自如,抑扬顿挫游刃有余。并且,他有高超的应变能力,常能化险境为神奇,取得意外的收获。有一次, 赵清海在壶关演秋收社戏,他在演老将杨继业时不慎长枪脱手,翻身摔倒, 出现失误。但他凭着丰富的舞台经验,随着由弱渐强的音乐慢慢站起,抓枪在手,继续操枪征战,使观众以为看到的是剧情设计之动作,而非失误。就这点失误,反而形成了以后舞台上的精彩场面,常被别人效仿。

  赵清海不间断地与兄弟班社的演员进行广泛交流,互相学习,取长补短,经常邀请不同戏班的名角到三乐意班做客串演出,或者走出去,与其他班社合作演出,使其及三乐意班整体演艺水平不断提高。他的高超技艺、 高尚艺德、非凡人品,使人佩服和敬仰 ;他刚柔相济、谦冲自省的人格魅力和惊人的亲和力,令人折服和敬畏,并产生了巨大的号召力,保持了几 十年的盟主地位,创造出许多梨园佳话。

  1934 年,马骏(时任山西省禁毒委员会委员长)、贾景德(时任晋绥 绥靖公署秘书长)、郭象升(时任省教育学院院长)、邱仰浚(时任省财经 整理处主任)等人,出于对家乡戏剧的酷爱和追捧,组织上党名艺人在省 城太原巡演 20 多天,演出 30 余场,声震并州,好评如潮。演出结束后, 由郭象升给赵清海拟了“涵盖一切”的金字缎幛,这一缎幛除了肯定他的舞台表演技艺全面、所能行当齐备外,还包含对其高超艺术水准和深厚戏 剧造诣的褒扬。如果说 1934 年的“涵盖一切”是对赵清海“上党戏王”地位的奠定,那么 1935 年第二次上党艺员赴并会演时,赵清海又获得“宫调 泰斗”美誉,就是对他“上党戏王”地位的巩固,从此戏迷及同行对其艺 术迷恋经久不衰,慕名学艺者接踵而至,以至上党剧坛出现了“泽州名伶冠上党,梨园争学清海腔”的局面。

  俗话说 :“会看戏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赵清海的艺术雅俗共 赏,不但受到了普通观众肯定,而且受到业内人的普遍认可,这不仅说明他的演艺水平极高,更说明他的艺术修养、人格魅力也不同凡响。他常说:“台口有大小,戏却无大小之分 ;戏价有高低,观众却无高低之分。因此, 他把每场戏中的唱念做打都认真对待,真正做到精雕细刻、精益求精,从不耍花架子、摆谱子,越是在穷乡僻壤处演出,他越卖力气。因为他知道, 山庄乡村的老百姓看一场戏不容易,特别是看名角唱戏更不容易。

  1939 年 8 月他在虸台山唱戏,因病不能出演,被国民党军队强迫登台,第二天便不幸去世,这也从另一角度表现出赵清海的高尚艺德。一方面,当时的军人要求他登台,确实不是寻衅闹事,而是慕其大名,想一睹 名家风采为快 ;另一方面表现了他对观众的理解和尊重,他即使登台,也完全可以应应景,做一做样子即可。但按他的一贯作风,只要一穿行头登台, 就会忘记自己,忘记病痛,忘掉一切,自己就变成了戏剧中那个慷慨激昂、气冲霄汉的人物,以至当晚以重病之身,仍十分完美地唱完了那场戏,获 得台下齐声喝彩。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用神采奕奕、光辉照人的舞台形象, 证明了自己一生倡导并身体力行的“戏比天大”的庄严理念和“视观众如 父母”的高尚艺德。

  赵清海大师“重情义、讲义气、轻生死、厚品行,身怀绝技淡定谦让, 言传身教领袖群伦”。他对艺术一丝不苟,确实是不可多得的表演大家。他性格旷达,疾恶如仇,扶助善良,在社会上和戏剧界都有着很好的口碑。抗日战争期间,在陵川组织的抗日募捐大会上,他率三乐意班为大会义演 三天,并带头捐款,支援抗日前线,用文艺工作者特殊的形式表达了爱国情怀。他爱惜人才,奖掖后辈,甘为人梯,真诚提携。为了有效调动广大演员的积极性,他创建了立“台柱”的激励机制,使主要演员和普通演员都有了用武之地,并增加了登台的机会。这一做法也得到了后人的借鉴。

  赵清海在高平兴戏 26 年,历尽艰辛,励精图治,铸造辉煌,成为当时上党梆子的领军人物,谱写了他传奇的戏剧人生。高平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这位德高望重、艺术精湛的戏剧巨擘。

本页二维码

【打印正文】

http://www.vxiaotou.com